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調查分析

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省工業生產者價格走勢分析

時間:2019-11-18

受國內外市場需求偏弱、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震蕩下跌等因素影響,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工業生產者價格呈低位運行態勢,其中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為99.3,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指數(IPI)為97.7。

一、前三季度浙江工業生產者價格運行情況

(一)價格同比低位運行,降幅為三年以來最大。

前三季度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下降0.7%,降幅比上半年擴大0.6個百分點;分月看,除4月出廠價格同比上漲0.5%,5月持平,其余各月同比價格均處于下降通道,7-9月各月降幅呈逐月擴大態勢,9月降幅達2.3%,為20167月以來最大。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同比下降2.3%,降幅比上半年擴大0.8個百分點;分月看,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同比持續處于下降通道,5-9月各月降幅逐月擴大,分別為1.6%、2.8%、3.5%、4.1%4.7%,其中9月份降幅為20165月以來的最大(見圖1)。

1  20191-9月浙江工業生產者價格同比漲跌幅(%

(二)價格環比震蕩運行,呈“N”型波動。

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除4月、9月環比分別上漲0.6%0.1%外,3月和5月均持平,其余月份降幅在0.2%0.6%之間波動;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除3月、4月和9月環比持平外,其余6個月均出現下降,降幅在0.2%1.3%之間(見圖2)。前三季度PPIIPI新漲價因素分別為-0.9個百分點和-2.5個百分點。

 

2  20191-9月浙江工業生產者價格環比漲跌幅(%

(三)購銷價格運行從“高進低出”轉為“低進高出”,剪刀差擴大。

前三季度浙江IPIPPI1.6個百分點,其中1月份IPIPPI0.9個百分點,扭轉了自20169月份起連續28個月大于PPI的運行態勢,購銷價格從“高進低出”轉為“低進高出”運行態勢。1-9月各月差距依次為0.9、1.1、1.0、1.3、1.6、2.0、2.5、2.32.4個百分點,總體呈擴大態勢,其中7月份購銷價格剪刀差為年內最大(見圖1)。

(四)浙江PPI低于全國平均。

前三季度浙江PPI比全國(100.0)低0.7個百分點,在全國31個。▍^、市)中位居第22位,比內蒙古(102.1)低2.8個百分點,比海南(98.1)高1.2個百分點。在華東六省一市中居第4位,比福建、安徽和山東分別低1.8 、1.10.6個百分點,比江蘇、江西和上海分別高0.1、0.30.4個百分點(見圖2)。

3 1-9月浙江PPI與全國及華東六省一市比較

 

二、工業生產者價格運行特點

(一)生產資料價格波動是拉動PPI下降的主要因素。

前三季度生產資料出廠價格同比下降1.2%,與上年同期上漲4.9%相比,漲跌幅差為6.1個百分點,拉動PPI回落0.9個百分點,成為影響PPI回落的主要因素。其中,采掘工業價格上漲9.5%,原材料工業價格下降3.4%,加工工業價格下降0.4%。生活資料價格繼續上漲,漲幅為0.9%,比上年同期縮小0.1個百分點,拉動PPI上漲0.2個百分點,其中,食品價格上漲2.2%,衣著價格上漲1.1%,一般日用品價格上漲0.2%,耐用消費品價格上漲0.8%(見表1)。

1 前三季度浙江生產、生活資料及分類價格同比漲跌幅

 

漲跌幅度(%

⑴(一)生產資料

-1.2

⒈采掘

 9.5

⒉原材料

-3.4

⒊加工

-0.4

⑵(二)生活資料

 0.9

⒈食品

 2.2

⒉衣著

 1.1

⒊一般日用品

 0.2

⒋耐用消費品

 0.8

 

(二)上下游產品價格漲跌幅度顯著減小。

前三季度初級產品價格同比上漲2.5%,中間產品價格同比下降1.1%,最終產品價格持平。初級產品價格漲幅與下游最終產品相比,漲幅差距為2.5個百分點,差值比上年同期縮小2.0個百分點;中間產品價格跌幅與下游的最終產品相比,跌幅差為1.1個百分點,差值比上年同期縮小1.1個百分點。

(三)大類行業產品價格下降面明顯擴大。

前三季度所調查的37個大類行業產品出廠價格呈“2116降”的運行態勢,價格下降面為43.2%,比上年同期擴大24.3個百分點。10大重點工業行業產品出廠價格46跌,拉動PPI回落0.5個百分點(見表2),其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產品價格下降4.9%,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產品價格下降2.3%,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產品價格下降1.4%,共拉動PPI回落0.6個百分點。

2  前三季度浙江十大重點工業行業產品價格漲跌幅及對PPI影響

工業行業分類

漲跌幅度(%

PPI影響

(百分點)

紡織業

 1.1

 0.11

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

-2.3

-0.20

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

-4.9

-0.36

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

-0.1

-0.01

通用設備制造業

 0.4

 0.03

汽車制造業

-0.5

-0.03

金屬制品業

 0.1

 0.00

橡膠和塑料制品業

-0.2

-0.01

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

-1.4

-0.06

紡織服裝、服飾業

 0.9

 0.03

 

(四)石油化工相關行業產品價格全面下降。

受國際原油價格震蕩下跌影響,前三季度所調查的4個石油化工相關行業產品價格呈現不同程度下降,其中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產品價格下降4.9%,化學纖維制造業產品價格下降4.1%,石油加工、煉焦和核燃料加工業產品價格下降1.0%,橡膠和塑料制品業產品價格下降0.2%,共拉動PPI回落0.6個百分點。

(五)IPI九大類產品價格二漲七降。

前三季度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比上年同期下降2.3%,所調查的9個大類產品價格呈“27降”的運行態勢(見圖3)。其中,化工原料類、有色金屬材料及電線類、其他工業原材料及半成品類產品價格分別下降6.7%、5.4%1.8%,拉動IPI回落2.1個百分點,是影響IPI下行的主要三大類原材料。

 

三、工業生產者價格變動原因分析

(一)內需偏弱導致PPI下跌。

前三季度浙江規模以上工業銷售產值同比增長3.4%,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8.8個百分點,其中內銷產值增長3.5%,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9.8 個百分點;制造業用電量增長1.7%,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7.7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銷售產值和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幅回落,表明工業經濟形勢趨緊,市場需求有所走弱,企業以壓低價格來參與市場競爭,導致產品出廠價格走低。

(二)外需下滑助推PPI下行。

前三季度浙江制造業新出口訂單指數均值為48.4%,比上年同期回落2.3個百分點,部分出口企業訂單減少,進一步加劇國內市場競爭;另據浙江調查總隊對89家涉美出口工業企業開展的調研結果顯示,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影響,有67.4%的企業反映輸美的出口訂單有所下降;企業市場預期降低,有60.7%的企業為消化高關稅帶來的不利因素,被迫下調產品售價,進一步推動了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下行。

(三)大宗商品價格低位震蕩拉動PPI走低。

大宗商品價格不斷震蕩走低,促使國內相關行業產品價格下行。據中國流通產業網發布的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顯示,1-9月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介于128.5-140.9之間低位震蕩,與上年最高點10月份的147.0相比回落18.5-6.1個百分點(見圖5)。1-9月布倫特原油價格在54.9-74.6美元/桶之間低位運行,導致石油化工相關行業產品價格全面下降。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50種重要生產資料市場價格的監測顯示,電解銅(1#)、鋅錠(0#)、無縫鋼管和紙漿均價分別從2018年前三季度50997.7/噸、23903.5/噸、5284.4/噸和6207.3/噸下降至今年的47771.6/噸、20813.2/噸、4784.4/噸和4884.9/噸,跌幅分別為6.3% 、12.9%、9.5%21.3%,帶動有色金屬礦采選業、造紙和紙制品業、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產品出廠價格分別下降11.5%、9.0%、5.2%3.6%,這四大行業共拉動PPI回落0.5個百分點。

5  2018年以來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CCPI走勢

 

 

 

 

 


360通过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