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調查分析

新中國成立70年浙江消費價格變動及相關影響

時間:2019-09-30

新中國成立以來,伴隨我國經濟體制從計劃經濟邁向市場經濟,價格改革不斷深化。70年來,國家有計劃、有步驟地對價格體系和物價管理體制進行改革,通過調放結合,不失時機地逐步加大價格改革力度,定價方式由政府指導為主轉為市場定價為主,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成為市場變化和經濟發展的晴雨表、指示器。其間由于價格水平高低起伏變動,浙江經濟發展和城鄉人民生活也隨之產生了很大變化。

一、浙江省CPI運行態勢及特點

70年來,浙江經濟經歷了由計劃向市場轉變、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完善的過程。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價格體系和價格管理機制的形成過程中,伴隨著國家宏觀調控、調節有效需求等一系列政策的實施,浙江省CPI幾經起落(見圖1和圖2),具體可分為以下七個階段。

1   19531978年浙江。ǔ鞘校┚用裣M價格指數變動軌跡

2   19782018年浙江省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變動軌跡

(一)政府調控價格為主階段(1949-1978年)。新中國成立至改革開放前,我國處于計劃經濟時代,價格運行主要以政府調控為主。從有城市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記錄的1953年開始,除1961年以外,計劃經濟時期浙江價格水平運行基本平穩。其中,由于1959年到1961年我國的經濟作物和糧食作物大幅度減產,對物價水平產生了嚴重影響,1961年浙江居民消費價格上漲了22.0%。受此影響,1966年到1977年政府直接凍結價格,因此盡管這一時期國內經濟劇烈波動,但CPI基本凝固不動。

(二)價格改革起步階段(1979-1984年)。

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拉開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序幕。1979年根據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和十二大提出的“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原則,價格改革首先從改革農產品價格入手,大幅度提高糧、棉、油等主要農產品的收購價格。這一階段是價格改革的起步階段,價格改革的步子邁得還不大,沒有突破計劃體制框架,主要特征是“調放結合、以調為主”。價格波動除1980年浙江居民消費價格漲幅為8.8%以外,其他年度漲幅均在3.0個百分點以下,六年間居民消費價格年均上漲3.4%。

(三)價格大幅波動階段(1985-1989年)。

這一階段價格改革的重點是“調放結合,以放為主”。除少數重要農產品和少數經濟作物由國家定價外,其他農產品價格放開,由市場進行調節。許多工業生產資料形成了計劃內平價、計劃外議價的雙軌制價格,同時放開了全部小商品價格,并擴大了一般消費品市場調節價格的范圍。這一階段,浙江居民消費價格年均漲幅13.8%,其中漲幅最小的1986年為6.2%,漲幅最大的1988年為21.5%,為改革開放以來第一個歷史高點。

(四)價格平穩回落階段(1990-1991年)。

這一階段價格工作的主要特征是從第二階段的“以放為主,調放結合”逐步轉向“抑制通賬,調控結合”。面對巨大的通脹壓力,中央迅即做出反應,1989年開始采取“治理整頓,深化改革”的方針,在大力整頓下,嚴重的通貨膨脹迅速得到抑制,價格漲幅明顯回落,1990年和1991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分別為2.1%3.5%,漲幅與改革初期相當。

(五)第二次通貨膨脹階段(1992-1996年)。

這一階段通貨膨脹再一次成為當年經濟運行中的重大問題。經過1990、1991兩年的價格穩定時期,價格改革重點由單一的“調放結合”模式轉向了構建社會主義市場價格新體制。但由于原有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的弊端還沒有完全消除,以往那種盲目擴張投資、競相攀比發展速度的問題日益突出,出現了房地產熱、開發區熱、集資熱和股票熱等現象。伴隨而來的則是高投資膨脹、高工業增長、高貨幣發行、高信貸投放以及高物價上漲。5年中浙江居民消費價格年均漲幅為15.1%,其中漲幅最大的1994年為24.8%,為改革開放以來浙江漲幅最高點。

(六)通貨緊縮跡象階段(1997-2002年)。

由于這一時期世界經濟發展不景氣,東南亞又爆發金融危機,我國對外貿易受到影響,再加上國內需求低迷,糧食價格持續下滑,經濟增長速度相對較低,國內市場出現了通貨緊縮跡象。這一階段價格改革重心轉移到了研究制定價格政策、宏觀調控措施和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價格秩序上來。

(七)價格小幅波動階段(2003-2018年)。

2003年起,伴隨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價格改革進一步深化、價格管理方式不斷完善和價格形成機制不斷理順,市場調控價格的能力不斷增強,中國的價格改革逐步走上法制化軌道,浙江邁入高增長、低通脹經濟增長期。由價格放開帶來的商品短缺狀況得到有效緩解,市場供求平衡使價格變化趨于穩定。

二、價格變動的綜合因素分析

浙江價格變動是社會各方面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價格變動既與經濟體制轉軌、經濟政策調整和市場開放程度有關,又受宏觀經濟變量的影響。這些因素相互作用,對浙江省價格變動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

(一)價格變動與地區生產總值的關系。

新中國成立以來,浙江經濟總體上保持了持續較快發展的良好態勢。計劃經濟時期,CPI受政府直接調控,與國民經濟發展的內生聯系尚不明顯;步入市場經濟時期,經濟發展不可避免地引發價格變動,反之經濟發展也受到通貨膨脹的沖擊或通貨緊縮的制約。

1.價格變動與經濟發展呈現周期性波動。浙江經濟發展伴隨著價格的高低起伏呈現周期性的波動(見圖3),隨著經濟體制逐步向市場經濟邁進,經濟增長與價格變動呈現明顯的相關關系,主要表現為三個特征:

一是經濟快速增長,價格上漲緊隨其后。改革初期,隨著經濟運行逐漸步入正軌,經濟發展初見成效。1980年,浙江省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由1979年的13.6%提高到16.4%;價格漲幅也從2.6%攀升至8.8%。1984年和1985年,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首次突破20.0%,達21.7%;價格漲幅也在1985年第一次突破兩位數,達14.8%。1993年,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以22.0%的幅度創改革開放以來的最快增速,價格漲幅也在1994年以24.8%創了新高。

二是經濟低速運行,價格漲幅也隨之回落。1981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由1980年的16.4%下跌至11.5%,價格漲幅也由8.8%回落至1.7%。1989年全省經濟下滑,地區生產總值增長率以-0.6%跌入谷底,價格漲幅也于次年回落至2.1%。

三是價格波動往往滯后于經濟發展一年左右。當經濟快速增長時,價格運行往往在次年呈現快速上漲態勢;當經濟增速回落時,價格漲幅也往往在次年回落。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增速的四個峰值分別出現在1984年(21.7%)、1993年(22.0%)、2003年(14.7%)和2010年(11.9%),價格漲幅的峰值則分別出現在次年的1985年(14.8%)、1994年(24.8%)、2004年(3.9%)和2011年(5.4%)。在經濟發展跌入低谷的1989年(-0.6%),價格漲幅在1990年回落至低點(2.1%)。

3 19782018年浙江省地區生產總值與居民消費價格變動率

2.價格大幅波動對經濟發展產生負面影響。新中國成立后浙江第一次價格大幅波動出現在1961年,受三年自然災害影響,全省出現較為嚴重的通貨膨脹,當年居民消費價格漲幅為22.0%,其后果是政府直接凍結價格。改革開放以來浙江居民消費價格走勢經歷了兩次明顯的通貨膨脹和一次通貨緊縮,1988-1989年和1993-1996年為通脹階段,居民消費價格年均漲幅分別為19.8%17.1%;19982002年為緊縮階段,居民消費價格年均降幅為0.3%,其負面影響顯著。

回顧改革開放后全省經歷的兩次通貨膨脹,都是由于投資膨脹和消費膨脹拉動而引起貨幣發行量過多,從而導致貨幣貶值、價格上漲,總需求膨脹超過總供給造成總量失衡的結果。嚴重通貨膨脹對國民經濟及整個社會的危害很大,主要影響有四點:一是經濟下滑迫使政府采取“抽緊銀根,壓縮規!钡恼{控措施,必然導致經濟波動加劇,經濟增長率回調過猛。1989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從上年11.9%的增幅跌至0.6%的負增長就是例證。二是加劇市場商品供應緊張狀態。來勢兇猛的通脹勢必引起全國性的搶購風潮,使得消費者、生產者和政府決策部門措手不及。三是降低城鄉居民的生活水平。在收入一定的條件下,價格上漲越多,支出增加就越多,居民實際生活水平下降就越多。四是降低企業生產管理水平,助長粗制濫造等不良企業行為。在通脹嚴重的情況下,企業不怕賣不出產品,感覺不到市場壓力,不利于提高產品質量。

通貨緊縮主要表現為價格水平在較長時期內呈下降趨勢,且價格下降并沒有帶來消費的明顯增加,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也較大。19982002年浙江出現通貨緊縮跡象,導致經濟運行中出現了供求嚴重失衡的局面。在生產領域內,國有企業累計虧損額日趨嚴重,開工普遍不足,生產閑置率大幅度上升。在勞動力市場中,數百萬工人處于失業或半失業的困境。在資金市場中,巨額的不良信貸資產和投資風險的加大,使商業銀行產生了惜貸現象。針對這一情況,盡管國家采取了多項調控措施,但買方市場仍沒有大的改觀,經濟增長速度相對緩慢。

(二)價格變動與貨幣供應量的關系。

在正常的情況下,市場上流通的貨幣與商品流通中實際需要的貨幣應保持一定的比例,如果貨幣發行量超過一定的額度就會引起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當年M0(貨幣供應量) 增長率與次年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密切相關,M0連續幾年超速增長,將會引起通貨膨脹。1979年以來,我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與M0同比增長率的運行趨勢基本符合這一規律(圖4)。1984年我國貨幣供應量(M0)高速增長,達49.5%,1985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達14.8%;1985年貨幣供應量(M0)增速在緊縮中回落, 1986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回落;1992—1993年,我國貨幣供應量(M0)連續兩年增幅超過30%,1994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創歷史最高水平;2010年我國貨幣供應量(M0)增速為16.7%,是近十年來的高點,2011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漲幅為5.4%,漲幅也為近十年最高。

4   19792018年全國M0增長率與浙江省居民消費價格變動率

(三)價格變動與消費增長的關系。

居民消費價格的波動伴隨著居民消費增長同步運行(見圖5)。當居民消費價格大幅度上漲且波峰一浪高過一浪時,消費品市場也呈現一次強過一次的繁榮景象,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大幅增長。當價格漲幅不斷回落、降至谷底,全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增幅也同步回落,市場出現蕭條。當價格漲幅在合理區間運行,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也平穩增長,市場保持一定的活力。價格變動對社會消費品零售額變動的影響程度較大,說明改革以來全省經濟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價格變動與市場運行連成一體。

5 19792018年浙江省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率與價格變動率

(四)價格變動與工業生產領域的關系。

根據價格傳導規律,商品價格的波動首先出現在生產領域,然后通過產業鏈向下游產業擴散,最后波及到居民消費品。從供應角度看,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對CPI的傳導,不僅在時間上具有超前性,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居民消費價格的波動幅度。從需求角度看,居民消費價格波動引起的市場供需變化反過來也影響著工業品價格的變動。對比1990—2018年(工業品價格統計從1990年開始)浙江省PPICPI變動情況(圖6),兩者運行趨勢相同且數據高度相關,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與居民消費價格屬于直接傳遞關系。

6  19902018年浙江省PPI與居民消費價格變動率

三、價格變動對城鄉居民生活的影響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省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居民消費規模不斷擴大,消費結構由溫飽型向享受型轉變,消費模式由傳統趨向現代,居民生活質量全面改善。2018年全省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34598元,比1978年的301元增長114倍;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9707元,比1978年的157元增長125倍。

與此同時,波動變化的居民消費價格水平也影響著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價格變動對居民生活的影響主要表現為:由于價格上漲,居民消費支出增加,消費水平降低;由于價格下降,居民消費支出減少,消費水平提高。也就是說,居民的實際消費水平往往被價格上漲因素所削弱,其增長速度不僅受生活質量改善的影響,同時還要取決于價格漲幅的高低。

在價格市場化改革過程中,幾度出現階段性的通貨膨脹,沖抵了居民增加的收入,增加了居民的消費支出,城鄉居民的生活壓力有所增大。其中,低收入家庭受影響程度尤其明顯。低收入家庭的消費模式仍以解決溫飽為主,用于享受和發展的消費占比很小。在以食品價格上漲首當其沖的物價上漲浪潮中,低收入家庭正常的溫飽生活受到強烈沖擊,生活壓力明顯增大。在通貨膨脹最明顯的1988年、1993年和1994年,全省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分別上漲21.5%、19.8%24.8%,其中食品類價格分別上漲27.2%、20.8%32.2%,同期全省城鎮低收入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增長21.7%、27.4%31.2%,漲幅低于城鎮居民收入平均增長幅度7.7、11.18.6個百分點。1994年全省食品類價格漲幅創歷史新高,許多以食品支出作為家庭剛性消費的低收入家庭瀕臨入不敷出的窘境。當年低收入家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655元,食品消費支出為1564元,占家庭消費性支出的62.4%,該比例高于城鎮居民平均水平14.9個百分點。這在住房制度、醫療保障制度開始進入改革及水、電、燃料價格全面上漲的年代,低收入居民家庭生活負擔無疑加重了很多。

2004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式發文啟動了低收入群體臨時價格補貼聯動機制,在價格上漲較快年份對全省困難群眾發放一次性補貼,并對補貼對象、補貼標準、補貼發放時間等作出明確規定。200812月,省政府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建立健全困難群眾基本生活價格補貼機制的通知》,將補貼發放時間統一為按季發放,并進一步明確了補貼發放標準。這一系列舉措成效顯著,有效化解了物價上漲對困難群眾基本生活的影響,為創新價格調控監管方式樹立了典范,進一步完善了社會保障和援助體系,有利于保持社會和諧穩定。

四、浙江省價格改革的成就和啟示

價格改革曾經使居民消費價格水平大幅度上漲,也一度引發通貨膨脹,雖然經歷陣痛,但70年來所取得的成就證明價格改革利大于弊,除了促進經濟發展、居民收入增長以外,還取得了兩點收獲。一是促使資源配置更合理,促進了產業結構升級 。歷經70年的改革和變遷,全省絕大多數商品和服務價格在市場機制作用下已經基本理順、成型。通過改革,價格越來越能夠靈活地反映市場價值,有效調節生產要素在國民經濟各部門、各地區之間的合理配置,提高了經濟發展活力,完成了全省從計劃市場賣方市場再到買方市場的跨越,促進了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優化。二是改善人民生活,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價格改革為市場發揮資源配置作用開拓了廣闊的空間,調動了生產經營者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使得商品供應更加豐富、市場更加繁榮,為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創造了有利條件。

放眼未來,浙江省價格改革之路依舊任重而道遠。新時代對價格機制改革提出了新要求,必須牢牢執住價格這一市場經濟條件下合理配置資源之“牛耳”,加快價格市場化改革、完善價格形成機制、強化價格監管、維護公平競爭、打破價格壟斷,有效發揮價格機制的激勵和約束作用,引導資源在實體經濟特別是生態環保、公共服務等領域的高效配置。要統籌兼顧,促進經濟高質量、可持續發展,防止出現嚴重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仍將是今后政府宏觀調控部門在制定經濟政策中的重中之重。價格改革要以人為本,全面統籌國民經濟各部門和生產各環節的平衡,統籌城鄉、生產與消費關系,通過市場機制和價值規律的運用,促進國民經濟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360通过什么赚钱